恩特ENT

p1大云哥p2李总
看得出来吗……
画到自闭(我太菜了)

用墨:诗色 桔梗

原地①

快过年了,时鸿拉扯着勒得他喘不过气的围巾,让冬日的空气进入温暖的鼻腔。他闭上眼睛,手指摩挲了一下鼻梁。摘掉眼镜还不太习惯,但Caesar说这样才对得起他那一头张扬的蓝色。


他正在百货楼门口,被拥挤的人群冲得一时茫然无措,他以前从不这样。兴许是水逆,他想。他茫然地寻找着熟悉的身影,却不知被什么人撞倒。手腕磕在铁质门框上,痛得他几乎想尖叫出声。他收拾了一下脸上的表情,抬头望着周围,愣了许久,最终独自走进百货楼。


时鸿买了很多东西,却兴致缺缺,以至于付账的时候脸上几乎是阴云密布。他生来是一双细长的眼,却在眼尾处浅浅下垂,减了几分攻击性,长而浓的睫毛又平添了几点媚色,又因他右眼下一点朱砂痣,此刻他虽是神色阴郁,却是显得格外惹人垂怜。收账的小姑娘也悄悄多看了两眼。


拎着东西回到住处,手腕处的疼痛丝毫不减,反而有加重的趋势。时鸿放好东西,撩起袖子查看伤情,一大块青紫色覆盖在时鸿本就白嫩的皮肤上,几乎是触目惊心。屋里没人,Caesar不在。时鸿把自己窝在沙发里,由着那疼痛敲打手腕,忽然就有点鼻酸。他闭上眼甩了下头发,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。


父母前几天来过电话,无非让他照顾好自己,其实就是拐着弯让他离他弟弟远点。时瑜喜欢同性,不巧那个同性却是自己。“他是要继承整个龙宫的人。”母亲这么说过。